<progress id="Cp4fc"><cite id="1BBEl"><ruby id="C6d72"></ruby></cite></progress>
人人视频
日本成人电影
<menuitem id="I9Jl6"><dl id="Z513A"></dl></menuitem>
<a>&#22899;&#20154;&#49;&#56;&#27611;&#29255;</a><var id="3eAet"><video id="SKok9"></video></var>
<cite id="95F9Y"></cite>
<cite id="2GvMR"><strike id="OM9Ix"><menuitem id="8gE6x"></menuitem></strike></cite>
国产女人<var id="6Rg86"></var>
<cite id="440wC"><video id="9w5gO"></video></cite>成 人影片 免费观看10分钟<var id="126Sq"></var>
<var id="M8PTJ"><video id="koztW"></video></var><cite id="m87rG"></cite><var id="9fW58"><video id="7swG3"><thead id="jXrae"></thead></video></var>
<var id="9GkbA"><video id="Yw4vZ"></video></var>
人人在线
<cite id="qor57"></cite>
<var id="U8Kw6"><strike id="bn4IM"></strike></var><var id="sXu8s"><video id="hSUR4"></video></var>
您的位置:

首页> 都市言情> 處男買春時的遭遇

處男買春時的遭遇 - [db:分页标题]

大概十年前,我還在山東上大學的時候,記得那是一個深夏,宿舍的室友都在上晚自習。我個人是十分討厭學習的,平日里都是踢踢球打打牌,上自習的事情是從來都找不上我的。我一個人在宿舍看了會兒A片,好像是武藤蘭的一個群交片,3男一女的,看了一會兒就覺得精蟲上腦,所以就先自己打了一次飛機。寢室里實在是太熱了,我就穿了一件大褲衩和一件文化衫走出寢室想涼快一下。在學校里走了大概二十分鍾,到處是熱戀中的男女躲在黑暗的角落里「悉悉索索」。看的我這個心癢,索性離開學校到學校外面逛逛。在路上走的時候一直在想去那里玩,想來想去都覺得沒什麽意思,索性就想離學校遠一點的地方走。大概走了四十分鍾不知不覺就來到了一個居民區,當時大概是晚上9點左右,路邊的店鋪都已經關門了,只是零散的有一些門面房亮著紅色的昏暗的光。當時沒太在意,走進了往里一看才發覺里面都坐著2、3個打扮比較妖豔的女人。「我靠」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發廊?我心里這樣想著。我順著路向前行,每一家發廊我都要向里看看。看看那些櫥窗里的女人都長得怎麽樣。當時我心里也在盤算著,如果找個美女告別處男也是不錯的。畢竟19歲了還是處男也挺丟人的。就在我邊想邊看的時候看到一家店門口坐著一個穿紅色睡裙的女人,這家店就這麽一個人,沒看到其他人,我想就一個人還是很安全的,當時就怕進了黑店。我就走過去和那個女的搭讪。那個女的看我走過來就站了起來並主動問我:「老板,需要保健嗎?」「都有什麽項目啊?」我裝著很內行的問,怕讓那女的看出來我是第一次。「什麽都有,老板請屋里坐。」那女的看上去也就是十七八的樣子,說話聲很嗲。我就和那紅衣女的進了屋,坐到沙發上,上下看了看女孩,打扮的確是很妖豔,睡裙勉強蓋住了她的小屁股。奶子鼓鼓的,屁股有點翹,還是挺有質感的。「你這都有什麽項目?價錢怎樣啊?」我問那女孩兒。「按摩,洗頭,保健我這都有」「保健指什麽啊?按摩和洗頭就算了」我在論壇上也看過相關的帖子,就按狼友們的提示與發廊女攀談起來。「保健就是打炮,還有飛機」「哦。飛機太沒意思了,打炮多少錢啊?」「打炮加口活100,光打炮80」女孩爽快的回答著。口活我也是在小說和A片里看過,從來都沒體驗過,這次居然可以嘗試一下,而且才100,真值。心理是這麽說,可我卻說:「這麽貴啊,便宜點。」「老板想做什麽呢」「口活和打炮啊」「這已經是很低了,洗浴里都是好幾百呢」「你這里不不是洗浴嗎,口活加打炮70干嗎?」從論壇上學的,一定要講價,哪怕講不下來價她也會很努力的做,不會敷衍了事。「我這已經很低了,不能再低了」「那就沒的可談了?我還是換一家吧」說完我就起身要走。「您別著急,您看80行吧?不能在低了」「那好吧」心理偷著樂啊,第一次到發廊還講價成功。「您跟我到里屋吧」我隨那女孩兒進了里屋,要說發廊的環境可真不敢恭維,一張雙人床上撲了張涼席,屋里的燈更暗,其他的什麽都沒有。我脫完衣服躺在床上,雞巴由于興奮直挺挺的立在那,屋里還是有些悶,身上的汗一直沒有斷。那女孩自己吧睡裙脫了,露出黑色的蕾絲內褲和胸罩。看見這個我的雞巴就更挺了,還在一下一下的跳動。女孩脫去了全身的衣服爬到床上來,從一個小包里拿出來消毒濕巾要幫我擦擦雞巴。我的雞巴又些剝皮過長,這大夏天的,又趕上我自己又剛打完飛機,味道有些重。當那女孩兒把我的包皮往下擄露出龜頭的時候那股騷味一下就出來了

我看著那女孩輕微的皺了一下眉,但很快就恢複了平靜。開始爲我擦拭起龜頭來。「哥,你的雞巴味道有點重啊。」「哦,天氣太熱了,出汗出的。」我的手一直在摸著小女的胸。不是很大,但手感很好,很堅挺。「哥,你別急,我好好幫你擦擦。」小女認真的擦著龜頭和冠狀溝。小手很輕的扶著,感覺還不錯。「你多大啊?哪里人啊?」「18了,臨沂人」「哦,來多久了」「剛來一個月,哥,你躺好了,我先給你口活。」說著小女已經將我的雞巴含在嘴里。「哦、」我舒服的呻吟了一聲,第一次被一個女人口交,真的很爽。我的手一直沒有閑著,從小女的胸一直摸到陰唇。大約過了5分鍾,我讓小女換了個姿勢,我和她玩69式,讓她騎到我的上頭,這時他的下面都展現在我的面前。我把手指沾上口水一點一點伸進小女的陰道里,那小女吐出我的雞巴呻吟了一下有馬上全部將我的雞巴含了進去,並且力道比開始時大了很多。「哦,親妹子,速度慢點,我要受不了了,要是直接吃出來我可只給口活的錢。」第一次被口交,還真的有點受不了。比手淫的時候的刺激度大多了。這句話還真管用,那小女還真的慢了許多,而且也沒有那麽用力了,我這時正好有時間攻擊小女的陰道,我的手加快了速度,抽查小女的陰道,只聽見小女的鼻子里發出不斷地呻吟聲。漸漸的小女的陰道開始濕潤,有少量的淫液流了出來。陰道里也開始濕滑起來,我將兩個手指插了進去,那小女又大聲的呻吟了一聲。使勁的嘬了一口我的雞巴。我看時候差不多了就讓小女停下來,用嘴把套給我戴上,然后還還躺著,采用女上位。小女蹲在我的雞巴上邊,用手扶住我的雞巴,慢慢的坐了進去,小女的陰道由于我手指的抽插已經很濕了,沒有遇到什麽阻礙,但是由于我的雞巴比較粗大,那小女還是有些吃力,等我的雞巴全根沒入她的陰道的時候,我們兩個人同時的呻吟了一聲。「哥,你的雞巴怎麽這麽大啊,我都受不了了。」「我的雞巴大嗎?你見過那麽多雞巴,都沒我的大嗎?」「比哥長的雞巴我倒是見過,但是都沒有哥這麽粗的。你是我見過的最粗的雞巴了」「那你…哦…見過多少雞巴了啊…」「啊…我剛做…啊…沒多長時間…也就看見過三十多個…啊…雞巴」「你見過的…恩…最長的雞巴…恩…是誰的啊…」「俺爹的和俺哥的…啊…」「我操…你爹和你娘操的時候你還偷看啊…」「沒有…啊…是…啊啊…是俺爹操我的時候…啊…俺看見的…所以俺才知道啊」真的汗顔,第一次嫖妓居然還是個有亂倫情節的,真他媽的是小說里的情節。當時我的震驚程度不亞于各位看官。「操,你被你爸操啊…那你哥也操過你?…恩…」不知不覺中我們都停止的動作。我的雞巴還在小女的陰道里,我看到小女的眼里已經濕潤了。眼淚在眼眶里打轉,我坐起來一把抱住了小女,但雞巴還是沒有出來。始終插在小女的陰道中。「妹子,別哭啊,能跟哥說說嗎?」也許哥能幫你「哥,我沒事,一會兒就好」說著眼淚啪嗒、啪嗒的就滴了下來。「妹子別哭,來讓哥抱抱」「哥,我家那個地方很窮,我哥都23了,還沒說上媳婦呢,俺娘死的早,家里一直是爹和哥在這、掙錢養家,一年多以前,那時我剛16歲,俺爹喝多了,就把俺當成俺娘給俺操了。我哭了好幾天,后來想開了不就和男的睡覺嗎,也沒什麽的,之后我就一直陪俺爹睡覺,后來我哥知道了這事,就想睡我,我開始不同意還把這事告訴了爹,由于我爹和我的事被大哥知道了,我爹也不好說,就只能默認我了我哥可以睡我,后來我哥就把我給操了。開始還是大家心照不宣,他們誰睡我我就去誰屋,后來我們就睡在一間屋了,有時他們兩個一塊兒操我,所以現在我也就習慣了,三個月前我發現我自己懷孕了,因爲怕在家里傳出去丟人,我就和同村的姐妹出來打工,順便把孩子打掉。孩子打掉了我也不想再回家了所以就在這里干這一行了」「妹子,別哭了,原來有這麽不幸的過去啊,哥怎麽才能幫你呢?」「哥,我沒事了,就是剛才想到這個有點傷心,我真的沒事了,我們還沒做完呢,我們繼續做吧。」聽完這些我已經沒有想要做下去的想法了,看著這個可憐的女孩我不知如何是好,可是不爭氣的雞巴卻是一直在陰道里挺著。我草草的快速做了幾下,在這個可憐的女孩的陰道中射出了我的處男精。我的處男時代也就如此的告別了!事后我給了那個女孩兒200塊錢。因爲我也沒有什麽可以幫到她的了。真心的祝福妹子一生幸福。